洪偌馨:资产荒里的金融科技突围战

2020-04-19 12:03 佚名

最近,金融科技中概股们陆续披露了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不出意料的,在2019年监管收紧和行业竞争加剧的双重压力之下,上市公司们的业绩再度出现分化。

其中,在过去两年里加速向助贷模式转型、扩大机构资金占比的平台们进一步稳固了自己的头部地位。

尤其是360金融和乐信两家公司,年度撮合贷款金额突破千亿大关,其中前者的增长势头已经直指2000亿。而业务体量的高速增长也带来了财务表现的优势,根据财报,两家平台在2019年的营收规模位列同业一二位。

与此同时,那些对于P2P始终无法割舍、或者转型脚步稍慢的平台则没有这么幸运。令人惋惜的P2P‘第一股’宜人贷、遭遇了经侦上门的51信用卡都面临着业绩下滑,甚至巨额亏损的局面。

2019年对于上市公司们而言已是挑战重重,而2020年开年爆发的疫情则让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一季度业务停摆、逾期上升已在预期之中,但长远来看,平台自身能否消化不良、管控风险、适时调整策略以适应特殊的发展环境本身就是巨大的挑战。

更重要的是,行业风险抬升可能导致金融机构在外部合作方面变得更加审慎,这亦将加大金融科技公司发展的难度。

不过,每一次行业的‘危’总是能倒逼出‘机’,在疫情塑造的特殊环境下,资金面的宽松与优质资产的稀缺同时存在,或许将为头部机构创造出更大的空间。而金融机构在疫情之下加大金融科技投入,一些有科技能力的平台或许也将迎来真正的‘爆发期’。

这可能是业绩分化最为明显的一个财报季,以往大多是业务规模与收入规模之间的差距,而这一次,增长与下跌、盈利与亏损以及资产质量的分化都变得更加分明。

从财务表现来看,乐信、360金融和趣店三家保持了较大的优势。其中,2019年度实现营收规模最大的是乐信,总额达到106亿元;而在盈利方面,趣店则以32.6亿再次位列第一,续写‘印钞机’神话。

虽然在这两项上360金融都排在第二位,但罕见的是,这家公司的营收和利润较上一年都实现了100%以上的增长,360金融也是唯一一家增速保持在三位数的公司。在行业压力持续增大的2019年,能够维持这样的增长实属不易。

财务指标的变动所折射的是业务变化的趋势。对比来看,360金融在2019年撮合贷款规模达到1987亿元,在所有上市平台中居首,在贷余额攀升至721.55亿元,这两项数据分别较上一年增长107%和67.5%。

在业务增速方面,乐信紧随其后,2019年度撮合贷款规模为1260亿元,同比增长90.6%;贷款余额同比增长87%至606亿元。相比之下,趣店显得有些踟蹰不前,尤其是四季度,趣店主推的开放平台放款量减少20%,收入环比下降34.6%。

从注册用户数来看,360金融的注册用户数从去年一季度的9508万增长至年底的1.35亿,同比增长71.3%;同期,乐信的注册用户数从4220万人增长至7330万人,也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速。趣店在去年一年时间里的用户数增长总量则不足800万,四季度注册用户数同比增速更是回落到1.48%。

尽管增长表现各有不同,但这三家头部平台的特点在于——他们是较早开始向助贷模式转型或者本身就是以助贷模式起家的,在动荡的行业环境里,无论是业务模式还是资金来源都得以保持稳定。

另外,去年决定彻底舍弃P2P 并决定更名的‘信也科技’也在财报中提到,其截止到2019年四季度的机构资金占比已经达到100%。数据显示,信也科技在2019年实现净利润23.7亿元 ,虽然较上一年有所下降,但在动荡的行业环境下保持了稳定发展。

相较之下,另外两家在2019年还在与P2P‘缠斗’的平台则表现不佳,作为‘P2P第一股’的宜人贷经历了过去一年的业务整合之后,将希望寄托于财富管理业务,眼下尚未能扭转颓势。

而51信用卡在‘1021’事件后(注:51信用卡因外包催收业务违规遭遇调查)迎来了上市后的首个亏损财年——由于贷款规模减少以及违约风险上升,年内亏损超过13亿。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退出P2P业务之后,51信用卡也宣布加码为理财业务,为银行理财导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我们以往也讨论机构资金来源的问题,尤其是机构资金‘量’的增长,但更多停留在规避P2P行业风险、业务稳定等方面。

举例来看,作为一家一直以机构资金为主要来源的公司,截止目前,360金融合作的机构资金占比已经达到97%,合作机构数量已经超过90家,包括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信托公司及消费金融公司,合作机构覆盖国内绝大部分省份。

换言之,360金融在机构合作的‘量’方面已经建立起了绝对的优势,进一步提升的意义其实并不大。

不过花旗证券在最近发布的一份关于360金融的研报中提到,2019年三季度到四季度,360金融的资金成本从8.4%下降至8.0%,而在而在更早之前的一季度,其资金成本还高达9.3%。而在2020年,这一数据有望进一步降低至7.5%。

对于整个借贷行业而言,在如此大的体量之下,每一个bp(basis point,相当于0.01个百分点)的资金成本波动都将对平台最终的收入、利润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从另一个维度解释了为何360金融能够在2019年实现营收和利润增速登顶。

更重要的是,资金成本的降低可以进一步增强其在用户端的竞争力,基于其庞大的客群基础,提供差异化的定价服务。

花旗在前述研报中提到,2020年360金融资金成本进一步降的关键有三点,一是信贷下行周期金融机构缺乏高质量资产;二是ABS发行规模进一步增加;三则是由于宽松的货币政策。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疫情带来影响下,全球进入降息周期,国内市场的资金面也相对宽松,资金正在急切地涌入市场。然而一季度的疫情使得大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没能实现‘开门红’,业绩压力进一步增加。

但另一方面,从2019年开始行业的风险攀升又使得金融机构不得不更加审慎。一个可以佐证的案例是,最近人保财险披露的财报显示,其2019年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亏损额高达28.84亿元,国内首屈一指的财险公司尚且如此,整个行业所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背景下,优质资产在2020年变得更加稀缺和珍贵,无论是机构的直接授信还是购买ABS产品,金融机构愿意进一步降低资金价格,也就不足为怪了。

事实上,回顾2019年,发行现金类分期资产的ABS的互联网平台仅6家,全部集中于头部机构——蚂蚁、京东、度小满、小米、美团以及360金融,这本身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此外,360金融在财报中提到,在去年四季度,其推出的‘capital-light’(轻资产模式)在撮合贷款中的占比已经从2019年一季度的0.8%上升至四季度的22%。360方面预计,2020年,这一占比将进一步提升至30-40%。

所谓‘capital-light’模式即指平台完全不承担风险,而是赚取为机构提供获客、风控等服务的费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金融科技to B模式的进化,是金融科技公司真正为机构提供技术服务,帮助他们建立能力。

根源还在于疫情带来的特殊行业环境使得银行更迫切地认识到成为‘无接触银行’、发展金融科技的重要性,而无论是从获取稀缺资产还是建立能力的角度,疫情都在‘倒逼’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企业之间建立更加紧密和深度的连接。

厦门珍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厦门市海沧街道沧林二路561号603室

售前热线:0592-6080427

邮箱:48396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