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最有文化的胡同:鲁迅不为人知的一面,蔡

2020-06-28 02:30 admin

与“五道营”是上世纪末才赋予的文化气息不同的是;前门外的杨梅竹斜街,自打清末民初就自带浓浓的“文艺范儿”:它曾是北京的“出版社一条街”,往来的净是记者、学者、文化人,其中不乏康有为、梁启超、鲁迅、沈从文…,这样的大咖。

可,杨竹梅斜街的名字,竟是因为清朝初年这条胡同里,住着一个保媒拉纤很有一套的杨姓媒婆,因而得名。

杨梅竹斜街的书卷气,最早可以追溯到乾隆三年(1738年)。喜欢附庸风雅的乾隆爷赏赐给他的御用书法家、笔杆子,时任南书房行走(相当于皇帝的机要秘书)粱诗正(也就是著名的《三希堂法帖》的总编撰)南城的宅邸一座,寓名“清勤堂”。

这位大学士是乾隆的御用书法家,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后就有他的题跋,十分精彩,后人对其书法评价很高,启功先生的书法就受他影响颇深。

北京5月底6月初,恰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午的阳光混不吝地直射到地面上暖洋洋的,好在温度还不至于酷暑难耐。疫情在逐渐的向好趋势之中,有条不紊的前行着。健康码是个好东西,可以证实你没有四处乱跑,不具备携带病菌的可能。趁着这段时间,我拜访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内大街宫门口二条19号鲁迅博物馆和故居。以及老北京的文化胡同代表——杨梅竹斜街,和毗邻的商业街巷——观音寺街(大栅栏西街)。

前往杨梅竹斜街,无论乘坐地铁、还是公交,只要到前门站下车就对了。之后,沿着煤市街向南步行几百米,就能看到并排着的杨梅竹斜街和大栅栏西街。两条街之间间隔只有几十米,时间充裕的话,最好两条街一起逛:

大栅栏西街有两座建筑的后门直接开在杨梅竹斜街上:1是,清末四大商场之首的青云阁;2是,鲁迅先生经常光顾的东升平浴池(今东升平宾馆)。

杨竹梅斜街的路牌,是再普通不过的白底红字铁艺引导牌;相较五道营的现代文化气息的巨型石刻招牌,不免有点自惭形秽。好在走进去,可以轻而易举的搜寻出民国时的原汁原貌;即便在此基础上添加的一些创意小店,也是小心翼翼的与周边的风格形成统一,不至于打破古旧风貌的格局。或许,正是这一点成为逗引文艺青年不吝前往的充分理由。

据史料记载,杨梅竹斜街最初形成于元大都时期;当年元灭金之后,放弃北京西南部的金中都,转而在其东北方向另建了一座元大都(之后的明清紫禁城就是在元大都的框架修建的)。由于建设之初,大都城内各种商业配套设施不够完备,人们经常要出城到原来金中都的地界上购物。

惯常的路线是:出元大都丽正门(现在天安门的位置)斜向西南方向,到金中都施仁门(今虎坊桥西侧)内的丁字街(今菜市口附近),在原有已然成型的市场上采购。一来二去, “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再之后,由于这条路上人来人往,大家开始在路两边盖上房子,于是一条条的斜街应运而生。

明朝的时候,命名直接粗暴:斜街;到了乾隆爷御赐书法家宅子的时候,已经改名为杨媒斜街;再后来,这条街上附庸风雅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参照谐音改为了:杨梅竹斜街。

清末民初的时期,观音寺街已发展成为北京四大商业街之一;寸土寸金的地界儿,每家商铺的门脸都不会开得很大;为了保证正常的营业面积,往往店铺都会往里面拓展得很深;以至于很多商铺的后门“一不留神”就开到了杨梅竹斜街上。

民国初年,中国的出版业得到极大的发展。杨梅竹斜街成为商业街旁边的文化走廊:书局、报社鳞次栉比建了一大批,号称“出版社一条街”。短短不到500米长的街上就有:世界、正中、开明、广益、环球、大东、大众、中华共8家书局。这些书局承担起出版文学、地理、科技、外文等图书的编纂和出版的重任。

世界书局坐北朝南,一座二层砖木结构的楼房。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灰白色的外墙透出那个年代文化气息。一层中间是简易的双开门,两侧为平窗。大门两侧带有半圆形壁柱,柱头上方带有涡卷,类似古希腊三大柱式之一的:爱奥尼柱式。二层也是平窗设计,带有方形规格的壁柱。但顶层却设有中式的女儿墙,女儿墙中间镶嵌了欧式盾牌形装饰。

早年间,世界书局最早靠出版言情小说起家,逐渐过渡到理工类图书以及翻译外国图书、以及中小学教材。逐渐成为继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之后第三大中国民营出版业。1950年停业,旧址现已改作民居。

正中书局的旧址也还能找得到,就在现杨梅竹斜街98号。外形和世界书局旧址类似,只是如今已经被拆改得面目全非了。

但在世界书局和正中书局之前,你会先遇到一座类似的建筑:模范书局。这可不是民国的遗物,而是当代东北籍画家姜寻的作品:

度娘是这么说的:著名诗人、设计师及古籍收藏家姜寻,按照世界书局的样式,在胡同内31号,民国时期“生”报社、“彝宝斋南文具店”旧址之上,改造出了一家新的书局——模范书局。

起名“模范书局”,包含有文化传承的立意。由于它西侧毗邻“纯记”、“公记”铅字局旧址。在姜寻夫妇的改造下,书局变身为私人经营的古刻字雕版博物馆展示中心以及古旧书籍、新文化书籍交流之地。在这里,你可以寻到不少日常鲜见的旧书。

模范书局不是一家普通的书局,这是私人经营的古刻字雕版博物馆展示中心以及古旧书籍、新文化书籍交流之地。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浓浓的民国文艺范:民国家具、雕版书籍、手冲咖啡、静谧茶室……创立人姜寻先生希望模范书局能够成为传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平台。

文化人喜欢扎堆儿凑热闹,旧时的杨梅竹斜街上,可以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其中当然少不了住在菜市口南半截胡同7号——绍兴会馆的鲁迅先生。

1912年5月5日,受蔡元培的邀请,鲁迅先生抵达北京,在西单牌楼附近的教育部社会教育司任佥事。从1912年5月到1919年11月,居住在宣武门外南半截胡同绍兴会馆七年多的时间里,他日记里记载去的最多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琉璃厂,另一处就是青云阁。

去琉璃厂,自然是淘寻古书、购买碑帖、选择古钱和拓片、欣赏古董珍玩。大家对于鲁迅先生的认知恐怕还停留在针砭时弊的如椽之笔。其实鲁迅先生早年考古方面的学术研究,也是他相当重要的经济来源。而去青云阁喝茶品茗、小憩会友,则完全是因为顺路:杨梅竹斜街西口紧接着琉璃厂东街。

鲁迅先生一般会从绍兴会馆出发,自西南而来先逛琉璃厂,然后经一尺大街,走杨梅竹斜街,一路东行就到了青云阁的后门。从后门上楼便是茶座,歇脚、会友、品茗、理发、购物等。消遣一番之后,从正门出去,到东边不远处的东升平浴池(今东升平宾馆)洗澡,然后返家。

这期间,他首度使用了“鲁迅”笔名。并且发表了《狂人日记》、《孔乙己》和《药》小说。

别看门脸这么小,青云阁其实是座“轿子楼”,主厅不在街面上,只是在南北各伸出两个像轿杆一样的狭长的通道,南通大栅栏西街,北通杨梅竹斜街。这也是迄今为止保存最为完好的轿子楼了。

杨梅竹斜街61号,是中国第一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作家——20岁的沈从文先生第一次来北京居住的地方,湘西人的酉西会馆。

沈从文初到北京时正赶上是冬季,房间里没有火炉,睡觉时需把全部能盖的东西都盖在身上。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大文豪写出了《边城》、《长河》、《湘西散记》等散文体小说。

当年,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周作人、梁实秋、刘半农、钱玄同、马幼渔等众多文人雅士都曾在此这里聚集。

私下觉得,最难能可贵的是,杨梅竹斜街的历史风貌保存得很好;同时,新近添置的书店、餐厅和小店尽可能的和谐、有格调。

现在 这里聚集着各式各样好吃、 好玩、 好逛文创小店;或许是周遭的环境带动吧;这些新玩意儿,也都尽量将杨梅竹斜街的文艺范侵浸在骨子里。

这是一家名声在外的老店: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特殊时期,店铺没有开。据说,“北京泥彩塑”是很多游客来京必买特产之一。这家不仅卖兔儿爷,还卖年画、泥人等其他老北京民俗产品。但是,每一件产品都带着老北京独特的味道。因为是纯手工制作,每一个兔儿爷都与众不同,凝聚着手艺人的心血和坚守。

铃木食堂是一家钟情于胡同的日式料理店,在杨梅竹斜街、南锣鼓巷等都有分店。这是一家家庭式餐厅,以牛肉火锅、各式肉饼和盖饭闻名于吃货圈中。价格实惠、味道鲜美,据我观察,即便疫情期间这里的生意一样很是不错。

据店员讲,是杨梅竹斜街上的第一家店。这里是一个让破碎的旧瓷片变废为宝的地方。店主是文物口的圈里人,在大家还没有醒过味来的时候,收集了一大批古瓷片,然后依据上面的图案与各种手镯、项链等首饰结合,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也就是说,这里所有的小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灵魂。

我一直觉得在这样的古着店逡巡,未必真要动银子买下些什么;看看店铺的装饰、风格、以及在街道上暴走一番之后,找个人聊聊天,都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也许是疫情的缘故,斜街里绝大多数的店铺都没有开。更或许像我这样的人,也不会以逛店作为此行的目的。所以,更多的优秀的小店恐怕没法帮你介绍。

找个合适的时候,呼朋唤友;在这个百年前热闹非凡的小胡同里,探寻上世纪伟人留下的足迹.....。

厦门珍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厦门市海沧街道沧林二路561号603室

售前热线:0592-6080427

邮箱:48396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