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青铜文明中心

2020-08-02 03:59 admin

考古资料证实,二十万年前潦河流域的安义县,就有古人类活动;乐平、新余等地也发现有数万年前的人类使用的生产工具。

不久前,在潦河支流的靖安县也发现了十万年前的人类打制石器。这些是目前江西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行为迹象。

一万二千年左右,江西部分地区就进入到新石器时代,使用磨制石器,开始了定居和农业采掘、培育。

以万年县仙人洞下层文化为代表的新石器早期文化,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人工栽培稻遗存,年代可能早到一万八千年前。江西成为世界稻作起源的重要地区,突出反映了江西远古先民对世界文明做出的杰出贡献。从那时起,江西北部一直是文化交流、碰撞的重要地区。

赣北、赣西北地区,无论是皖南新石器薛家岗文化对靖安郑家坳文化的直接嫁接,还是长江上游大溪文化对新余拾年山文化的重要影响,或者是中原夏文明的不断扩张、渗透,很早就显示出与湘、鄂、皖水乳交融的印记。

赣东、赣东北地区,也不断接纳长江下游江浙一带松泽、良渚文化的原始文化因子,逐步形成有别于赣中地区主体新石器面貌的文化类型。

三千年前的商朝,江西已进入青铜器时代,与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齐头并进。以赣北、赣中为代表的古文化,继承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发展势头,主体文化在吸纳更为先进的中原夏商文化的同时,积极创新,最后形成了在中华古代文明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青铜文明,璀璨夺目。

青铜的发现和使用,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三大标志之一。从火的使用到制陶,从烧陶到铜的发现,人类文明史的首页就是由石头与青铜写成。铜的开采、冶炼和熔铸,凝聚了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一切优秀成果,中国因辉煌的青铜文明,被公认为世界文化最发达的文明古国之一。

商周时期,中国的青铜器就以其雄伟的造型、古朴的纹饰、精巧的工艺称著于世。很有意思的是,商周时期,中原地区几朝兵马相争,刀光血影,那时的江西还是一片静悄悄的蛮荒之地,可是就在这片土地上却产生了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青铜文化。能够代表江西青铜文化最高水平、分布面积最大、影响力最为深远的当属吴城文化。

吴城文化是一支扎根于赣北、赣中地区原始文化基础之上,又广泛吸收周边,特别是中原商文化因素的青铜文化。它广泛分布于赣中、赣北鄱阳湖平原的一支主体青铜文化。其东抵鄱阳湖沿岸,北邻长江,西达新余、宜春境内,南到鄱阳湖平原南端新干、樟树丘陵边缘。

吴城文化因1973年在樟树吴城遗址的发现而得名;由于1989年新干商墓发现大量青铜器而变得丰满;还由于1988年在瑞昌铜岭发现的商代矿冶遗址而举世关注。一系列的重大考古发现,不但确立了吴城文化在江西青铜文化中的主导地位,而且极大地提升了江西青铜文化在中国古代史上浓墨重彩的地位。

中国的青铜文化,在殷商后期和西周时代就已高度繁荣。当商周青铜文化的光华在黄河中上游熠熠生辉时,相对弱势的南方地区主动吸纳了其先进的文明成果,进而大胆地接受了中原商文化的直接植入!

建立大规模为商王朝服务的据点,驻扎军队;开采商王朝急需的战略物质--铜矿,冶炼铜器。就是在这种交流、接收、融合、创造的过程中,江西的主体青铜文明,不但创造了自己的辉煌,而且为中华青铜文明立下了丰功伟绩。

商周时期的樟树和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南的大片土地属于百越的势力范围。各色人种,百越杂居。樟树吴城遗址的发掘,使得人们对南方地区远古文明在传统的认识上,有了全新的概念。否定了“商文化不过长江”的论断,确立了樟树一带的吴城地区早在3500多年前,就已经受到商文化的强烈影响,曾经有过高度发达文明的新认识。

吴城遗址面积约4平方公里,城址坐落在遗址中心地带,形状为圆角方形。城址的城垣因地势就高补低堆筑而成,周长约2960米,城内面积61.3万平方米,主要由四个连绵不断的山丘组成。城垣现高出地面2-3米,底宽约28米;城垣外有城壕,与萧江相连,壕水江水可以循环,具有良好的防御功能;城垣有11个豁口,有的豁口处有防御用的门垛,最初可能配有相应的城门可以开启。这是我国南方地区面积最大的、分工最细、功能最全、保存最为完好的商代城址。

城内发现了有普通房址、灰坑、窖穴、水井等比较密集分布的居住区域;也发现有由道路、建筑基址、祭祀台座以及红土台地、柱洞群等组成的大型祭祀场所;以及与生产、生活等有关的制陶区、青铜冶铸区和墓葬区域。

制陶区内烧瓷龙窑的发现将中国龙窑出现的年代提早了近千年,也证明吴城出土的中国最早的原始瓷器是本地烧造,这是中国陶瓷史研究的重大突破。长廊式道路和大型祭祀场所的发现,说明吴城遗址不是一般的聚落,而是一处大型的方国都邑。城壕底部发现的留有利器砍砸痕迹的人类头骨,不但见证了一场冷兵器时代的异常惨烈的战伐场面,而且见证了吴城城址由鼎盛走向衰亡的历史过程。

吴城遗址出土有丰富的石器、陶瓷器和青铜器。石器中用于制作青铜器的石范,有刀、锛、凿、矛、斧、耜、戈、匕、镞、车马饰件等形状,遗址内出土的青铜器种类恰好也有矛、剑、戈等;青铜器实物和石范模型能够相互印证,表明吴城遗址曾经生产过一些青铜兵器和工具。吴城遗址内出土的青铜器应该就是本地铸造。

在吴城遗址内,还发现有刻在陶瓷器和石器上的文字与符号120余个。这些文字与符号多数是单字或双字的,也发现有4、5、7、12个字组成的词句,可以释读为“五”、“土”、“中”、“祖”、“甲”、“网”、“田”等,与殷墟甲骨卜辞中的同类字相似,但无疑又是早于甲骨卜辞的商代早期文字,这在中国的其他同时期遗址中是罕见的。它表明吴城先民表达思想的方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是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

厦门珍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厦门市海沧街道沧林二路561号603室

售前热线:0592-6080427

邮箱:4839658@qq.com